游泳

150人干翻2000人吊打全球的俄球迷为

2018-10-25 18:16:2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150人干翻2000人!吊打全球的俄球迷为何这么猛

U体育2018年06月20日独家专访: InsDaily-每日lnstagram最新資訊

四年一度的世界杯开始了,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来到了俄罗斯,这个全世界最野的地方。

既是为了看五比零的菜鸡互啄,也是为了欣赏战斗民族的奇幻日常,而后者,通常比前者还精彩。

俄罗斯人的野,和英格兰人的腐一样,属于一种气质。

一个标准的俄罗斯成年男性,绝对离不开这些活动:

早上起床做晨练,追打黑熊,直到把熊打得喵喵叫。

然后到苏联红星挖掘机学校泡个美容冷水澡,找尤里小哥敲个背。

找个洋铁桶,拿枪托烤两片斯拉夫面包,解决一餐。

最后跟几个达瓦里希齐聚潜艇顶楼,打一下午桌球,去喝酒。

可有一群俄罗斯人不这样。

他们不沾染任何不良嗜好,有正当工作,爱好多样,有人喜欢钓鱼,有人喜欢集邮。

在日常生活中,他们都是人们眼中的好小伙子,是日神阿波罗的虔诚信徒,崇尚理性和秩序。

可当他们穿上统一的制服、戴上面具,在球场周围同别人打成一片,你就会发现,事情正在起变化。

他们就是俄罗斯的新标志,足球流氓。

像马克思主义一样,足球流氓的事业也是在传到俄罗斯后真正发扬光大。

看球、喝酒、骂娘、干架,这些行为实在不适合创始国英gay兰。

相反,雄性荷尔蒙,滋养着一代又一代斯拉夫人。

上世纪60年代,英国7成球场都有足球流氓,可苏联认为这是“变态行为”,要按颠覆苏联国家政权罪论处。

直到90年代初苏联解体,足球流氓才乘着全面西化的西风吹进了俄罗斯。

一如香港电影《古惑仔》在大陆70/80后小镇青年心中的地位一样,一部讲述同城足球流氓battle的英国影片《格林街》被俄罗斯球迷奉为圣经。

在球场闹事成了莫斯科青年追求的时尚,抛弃了共产主义的年轻人找到了新的信仰。

1994年5月7日,外高加索斯巴达克队与莫斯科队比赛,几百名军人球迷冲破警察防守,混战莫斯科球迷。

这是俄罗斯足球流氓首次登上历史舞台,双方看着同一部电影,怀着同样的信念打成一片。

胜利的队伍将获得所有的荣誉,长辈的尊重和女士的青睐。

就在这一年,22岁的莫索洛夫成立了俄罗斯第一个足球流氓帮派——红蓝武士。

这个帮派支持莫斯科中央陆军足球队,擅长以少打多,曾以300人打败700人,警察都拦不住。

可惜红蓝勇士的荣光已是往事。组织发展壮大之后,免不了有光头党混进来,莫索洛夫也无法完全控制。

2005年,俄罗斯开始大力打击光头党份子和激进派球迷,红蓝勇士从此掉出第一梯队。

莫索洛夫也正式退出江湖,成了一个传说,一个图腾。

新上位的足球流氓霸主——奥廖尔屠夫,原来是红蓝勇士的死对头。

他们的头目有留英背景,带来了一整套英国帮派的文化和管理制度,宗旨是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犯人”。

奥廖尔屠夫的成员们来自全国俄罗斯族人口占比最高的地区,堪称全战斗种族里最野的一部分。

二战期间,斯大林格勒陷入血战,希特勒派出最精锐的德军第六装甲师驰援战场,结果硬是被奥廖尔的游击队拖住整整两个星期,扭转了整个二战、整个世界的命运。

有这样的前辈,战斗力自然就不用多说。

2012年的欧洲杯,与俄罗斯有仇的波兰拒绝了一大批俄罗斯人入境,波兰足球流氓们随后袭击了手无寸铁的俄罗斯球迷。

此后奥廖尔屠夫宣布,“所有做出敌视、侮辱俄罗斯球员、球迷和球队的行为都不会被奥廖尔屠夫所容忍。”

刚想打瞌睡,就有人递枕头。

2016欧洲杯前夕,英格兰老大哥不顾自己已经没落的现实,又在欧洲各地闹事,还把俄罗斯球迷给打了。

刚想在全世界立威的奥廖尔屠夫发布征集令,称要召集人手,在欧洲杯小组赛给英格兰足球流氓一点颜色看看。

150个俄罗斯足球流氓放下了成见,走到了一起。

此刻,他们没有帮派之分,什么莫斯科少林、斯巴达克武当,他们只有一个名字:俄罗斯足球流氓。

2016年法国马赛,欧洲杯小组赛现场,英格兰与俄罗斯1比1打平。

现场的几千名英格兰球迷十分不忿。一看现场的俄罗斯球迷只有百来号人,他们就开始搞事。

脱去上衣公然叫骂、拿起俄罗斯国旗抹屁股、在俄罗斯国旗上面撒尿……

本来就想揍你,结果你还挑衅。俄罗斯人受不了了,挥起拳头就冲了上去。

几千个英国球迷一看对方中计,开心地迎了上去,然后……

就被打得连连败退直叫救命。

关于当天的事儿,俄罗斯国家电视台是这么说的——

《两百五十名俄罗斯球迷打退数千名英格兰人的攻击,迫使他们狼狈逃窜》

英格兰人常用的人海战术这次没有奏效,因为他们的对手根本不怕被包围。

暴走的俄罗斯足球流氓根本不管身边有多少人,反正拉住一个就揍扁一个。

一位刺青大哥使出了神秘东方的绝学,佛山无影脚。

末了,他的右手大拇指还一擦鼻子,“我读的书少,你不要欺负我啊。”

到这份上,英格兰足球流氓也不顾什么往日荣光了,直接跑路。

毕竟,跑得慢的人,说不定就要去见前辈了。

出了球场的英国球迷们一路狂奔,最后跑到酒吧喝口酒压压惊,聚在一起,又对着零星出现的俄罗斯人挑衅。

大胆的英国佬还开始使用器械,拿起了远距离杀伤武器——折凳。

然后,拿着折凳的他们又一次被俄国人追得满街跑。

双方实力不均,法国警方还专门派出了警察,结果证明并没有什么卵用。

资本主义的盾牌钢盔,终究也没干过社会主义铁拳。

第二天,还有一群俄罗斯人穿越法国全境,横跨1000公里,从最南部的马赛一路追打英格兰球迷到最北部的里尔城。

150破2000,俄罗斯流氓靠这一仗扬威世界。

听说了一切的俄罗斯总统、柔道黑带普京有点惊讶,先是十分客气地表示打架是不好的,然后就开始皮。

再这样下去,英国老大哥的棺材盖都要压不住了。于是一个月后,英国媒体报道了这样一个:

“英国足球流氓表示,将在2018俄罗斯世界杯上复仇!”

英国BBC也特别奔赴俄罗斯采访奥廖尔屠夫,拍了个宣传片。

看完之后,英国足球流氓们怂了。

“不要以为我们都是混混,我们比你们想象得要开化得多。”

正如老前辈莫索洛夫介绍,穿上黑T,他们是足球流氓;

可脱下制服,他们是司机、建筑工人、软件工程师,甚至是警察。

曾任组织领袖的莫索洛夫是个文字工作者,“有一次我脸上有伤,第二天还要采访俄罗斯科学院院士,于是妻子为我化了妆遮挡眼角的淤青。”

“有一次鼻子被打歪了,眼镜也丢了。那副眼镜还挺贵的呢。”52岁的律师奥列格边说边做了一个摘掉眼镜的动作,“下次再打,我可要把眼镜保管好。”

在那些著名的足球流氓中,22岁的奥尔加-库兹科娃格外引人注目。

她曾获得俄超小姐冠军,长得很漂亮,是莫斯科中央陆军的球迷,是一支中央陆军女球迷团体的成员。

“斯拉夫女人帮”的头目维托利亚表示:“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女性主导的黑帮,我们是首创者。我是在极端主义团伙中出道的,后来决定组织一个女性阵营。

“天下兴亡,匹女有责,谁说女子不如男。”

为了在战斗中获胜,成员们会自发组织训练,搏击、长跑……

一位俄罗斯天然气公司员工拿下了欧洲跆拳道比赛的冠军,这样的成绩并不罕见。

要想成为足球流氓帮派的一员,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普遍来说,组织领袖会给刚加入组织的新人一年左右的考验期。

一年里,候选人需要参加一次又一次的进阶测试。从7对7、15对15,到80对阵80。

整个过程中,断腿、脑震荡、各个部位的骨折几乎是家常便饭。

“带上拳头去过节。”这句古老的俄罗斯谚语明了地表达出,唯有打架,才能抒发他们欢庆的喜悦与激动。

BBC的纪录片里,有一段画面十分硬核:两伙足球流氓在零下15度的气温中斗殴,分出胜负后互相握手、离开。

32岁的奥廖尔成员克里斯说:“打打架根本没什么坏处。有人爱集邮,有人爱爬山,有人爱收藏车,而我们就是爱打架而已,这比酗酒、抽烟和吸毒好多了。”

“比武要有武德。”足球流氓们表示,我们老炮要讲规矩。

用工具是绝对禁止的,也不允许踩踏头部也是约定俗成,因为这不是杀人。

不允许以多打少,这是流氓的做法;没下战书不许偷袭或擅自开战。

这些规矩磨炼着俄罗斯社会人的心性。

“光看球是不够的,只有用力地和对手打成一片,才能体会到干架带来的意义。”

硬核球迷,说的就是干架后变得越来越刚的俄罗斯球迷。

凭着斯拉夫人的二愣子加一根筋,俄罗斯足球流氓赢得了国际声誉。

部分英国足球流氓在里尔跟俄国人联手,进攻当地的法国足球古惑仔。

在与英格兰人联手抗俄之后,威尔士队在朗斯对阵英格兰,有的威尔士球迷到“奥廖尔屠夫”论坛上请俄国人帮忙教训英国佬。

这,就是国际主义精神。

在俄罗斯的官方机构里,也有一些人同意这种倾向。

俄罗斯足协执委伊戈尔·莱比德夫将足球流氓比作英雄:

“这些小伙子们维护着国家的荣誉,没给英格兰人玷污我们祖国的机会,我们的球迷应该得到理解和原谅。”

俄罗斯议员也是俄国足协官员的的列贝德夫也表示没问题。

他在社交站上表示:“我没看出球迷们搏斗有什么不妥之处,恰好相反,小伙子们干得不错,继续保持下去!”

甚至有人说,足球流氓的行为得到了克里姆林宫的支持。

可足球流氓的日子,着实越来越难过。2014年,俄罗斯《球迷法案》正式生效。

为了维护俄罗斯足球的形象,俄罗斯方面在痛定思痛以后,下狠手进行整治。

法案规定了球赛现场观众的行为规则,违规者会被处以20至25万卢布的罚款,或被拘留15天。

世界杯期间,老大哥普京更是派出了老部下克格勃的便衣警察镇场,谁敢打架全部抓起来关小黑屋。

可足球流氓们对此表示不屑:“怕死就不做足球流氓啦。”

曾有询问奥廖尔屠夫负责人为什么要打架,他回答道:

“人们提到足球流氓,最先想到的不是俄罗斯,而是英国;人们提到俄罗斯,最先想到的不是文学和艺术,而是伏特加和酒鬼。”

“其实我们到现在也不清楚,我们最起初的目的是看球,却不知怎么走到斗殴这条路上来,但是我们并不在乎,因为惩治那些愚蠢无礼的人比看球更让我们感到热血沸腾。”

如今已经46岁的莫索洛夫倒是表示无所谓。

24年前,他创立了俄罗斯第一个足球流氓帮派,是俄罗斯足球流氓今日局面的奠基人。

今年是他退出江湖的第13年,儿子刚满3岁。

他说,等儿子再大一点,他会把自己年轻时候的故事讲给他听,“我不想他当足球流氓,会担心他受伤……”

“可有些鸟儿是关不住的。”

今天要跟大家介紹下小IN

因為某種众所周知的原因,改名了

但他還是會每天分享lnstagram的最新資訊

長按添加訂閱

Share the World‘s Moments

InstaChina

分享到: